社區應用 社區服務 會員列表 統計排行
主題 : 胭脂淚『11月30日更新三篇番外,此文已更完』
掌上微塵 離線
級別: 橘園作者

UID: 233466
精華: 0
發帖: 473
橘果: 22646 顆
威望: 2153 點
光輝成就: 2 分
在線時間: 1007(時)
注冊時間: 2009-07-16
最后登錄: 2019-10-18
10  發表于: 2010-10-28  
        (3)

 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冷比一天。 
        過完臘八之后,便離年關愈來愈近。 
        《華朝之音》上說,朝堂上大大小小的官兒們好些都已休假在家,是以,京城各處的勾欄瓦肆,生意著實好了不少。 
        可我阿爹仍是起早摸黑在朝堂上守著。 
        錦書姨說,這是華朝百姓之福。 
        我咂吧了下嘴,沒有說話。 
        我有個習慣,每當我遇到不能理解的問題時,我向來沉默以對。 
        我不是喜歡鉆牛角尖的人,所以我從不去想,是不是因為我死去的娘親貴為當朝公主,所以我阿爹和錦書姨才對我如此之好。我也從不去想,是不是因為我與太子哥哥自小指腹為婚,所以我阿爹才被皇帝舅舅如此器重。 
        所以,我阿爹日日在朝堂上守著,究竟是為百姓,還是為皇帝舅舅,我理解不了,也不想去理解。


        用過午膳之后,我照例歪在榻上打盹。 
        墨墨坐在一旁,揀些《華朝之音》上新鮮離奇的故事念給我聽。我很有些懨懨。墨墨便住了嘴。 
        瞇了一小會兒之后,我下意識地問她:“今兒可是初十?” 
        墨墨答“嗯”,聲音里卻很有些氤氳不明的情緒。 
        許是因我從前從不計較日子,近來,我卻每每追著她問長問短,故此,沒少遭她的白眼。 
        我沒有解釋。越解釋越心疑的道理,我還是懂的。 
        然而,我掐著手指頭盼了一月,到了約定的日子,我卻只收獲了很大一場失望。


        那一夜,月光很好。 
        我央著墨墨給我挽了一道高高的流云髻,髻環上別了支紫鈿步搖,步搖上有細長的碧玉流蘇,沿著發絲絲絲垂到耳下,冰涼冰涼的,一如卿夜在我耳旁低沉的話語。 
        月到東窗。 
        更漏聲沙沙作響。 
        子時三刻,我斜倚的姿勢越來越僵,終于忍不住起身推開窗格。 
        可是該來的人始終也沒有出現。 
        我漸漸不安起來,心道他會不會是遭了判官大人的留難?又道這年前節下的,閻府的大王小鬼們是否也如人間一般,正籌備著要過春?


        我呆坐了一夜。腦子里紛紛擾擾想了個烏七八糟。 
        你有沒有等過一個人? 
        你有沒有等過一個你非常想見的人? 
        若等過,便會知曉“思之不得,欲狂”是個什么樣的滋味。 
        第二日晨間,墨墨咋乎著關上窗,扶我躺上床榻時,我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什么。 
        可是這個明白,卻比不明白還要令人難過。 
        墨墨瞧著我這副不聲不響的模樣著實心悸了一番,她幾乎是帶著哭腔,佯裝著鎮定來同我商量:“小姐,這個春怎就有這么些好思的,咱不思了行不?” 
        一句話說完,墨墨沒哭,我倒哭了。 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她究竟從哪里看出來的。 
        但我覺著,墨墨果真有幾分火眼金睛的天份。 
        自這一日開始,原定閱讀《華朝之音》的時間,被我強行改作了閱讀《山海經》,以及《百鬼夜話》之類。 
        年關,便在這眾多鬼怪故事中,悄沒聲地過去了。 
        我聽見墨墨同府里的另一個小丫頭感嘆說:“這年過得,甚凄慘。” 
        我別過頭去,佯做沒有聽見。


清空我的評分動態本帖最近評分記錄: 共1條評分記錄
underway 橘果 +48 2010-10-28 感謝分享,加分鼓勵
隱藏評分記錄
qiqi格格 離線
級別: 橘園作者

UID: 245768
精華: 0
發帖: 1065
橘果: 14582 顆
威望: 3224 點
光輝成就: 6 分
群組: 我手寫我心
在線時間: 3099(時)
注冊時間: 2009-08-02
最后登錄: 2020-08-05
11  發表于: 2010-10-28  
微塵開新坑了哈 加油更加油更 等我從論文中掙扎出來過來寫評哈吼吼吼
angelapple 離線
級別: 吟游仙子
UID: 114023
精華: 0
發帖: 63
橘果: 81 顆
威望: 58 點
光輝成就: 0 分
在線時間: 30(時)
注冊時間: 2008-11-08
最后登錄: 2018-03-25
12  發表于: 2010-10-28  
好像看過的,名字很眼熟唉。
滑妞妞 離線
級別: 神

UID: 386985
精華: 0
發帖: 6094
橘果: 10065 顆
威望: 19147 點
光輝成就: 5 分
群組: 黑風寨
在線時間: 1664(時)
注冊時間: 2010-06-10
最后登錄: 2015-08-14
13  發表于: 2010-10-29  
管理提醒: (njblue0707) 妞妞,請在感想前寫“評”字,不然會被54滴哦。。13樓 (2010-11-02 11:51)
塵塵,我總是那么喜歡你寫的文案。
不多的字,卻總透露著飄渺的美好。
故事看的很流暢,我在想,這姑娘在后面肯定會有一番作為吧。
即使眼不能視,但也無法遮蓋她的聰慧。
cxhua 離線
級別: 安琪兒
UID: 315005
精華: 0
發帖: 16
橘果: 2 顆
威望: 0 點
光輝成就: 0 分
在線時間: 16(時)
注冊時間: 2009-11-23
最后登錄: 2011-11-24
14  發表于: 2010-10-29  
寫得不錯啊,繼續努力哦!
hnizyj918 離線
級別: 橘園貴賓

UID: 96579
精華: 14
發帖: 40948
橘果: 7453 顆
威望: 44210 點
光輝成就: 65 分
群組: 漁樂圈
在線時間: 5871(時)
注冊時間: 2008-09-20
最后登錄: 2013-04-11
15  發表于: 2010-10-29  
微塵開新坑了,撒花,寫得真好,用筆精煉,讀有余香。胭脂是個美好的女孩子,希望她的際遇不要太虐了,淚奔  
掌上微塵 離線
級別: 橘園作者

UID: 233466
精華: 0
發帖: 473
橘果: 22646 顆
威望: 2153 點
光輝成就: 2 分
在線時間: 1007(時)
注冊時間: 2009-07-16
最后登錄: 2019-10-18
16  發表于: 2010-10-29  
        (4)

        過幾日,我精神稍有了些好轉。 
        辰時許,錦書姨過來瞧我,說府上照例要在初八擺宴,問我要不要列席。 
        墨墨偷偷地用手肘在背后頂我。我曉得她的意思,相府夜宴,所宴者要么高官顯貴,要么才子俊彥,去飽飽眼福也是美事一樁。 
        但我認真想了一會兒,還是搖頭拒絕了。 
        錦書姨離開之后,墨墨頗幽怨地揪了我的袖口,連聲哀嘆:“嗚嗚,小姐,你知道這次宴席有誰會來么?玉公子羅玨和安陽侯秦還,四大公子之中最俊最有才的兩位耶!嗚嗚,小姐啊,你于心何忍?!” 
        我笑笑,一掌拍開她的手。 
        四大公子的名號,我還是聽過的。《華朝之音》上說,公子羅玨最雅,公子秦還最俊,公子子期最智,公子白夕最善。 
        我這樣對墨墨說:“偏偏來的是最俊的兩位。可是有什么辦法呢,他們再俊,俊出朵花兒來,你家小姐我也是看不見的。” 
        墨墨愣了一下,然后被口水給噎住了。  

        到了初八那天,我早早便歇下了。 
        墨墨來回轉了數圈之后,一咬牙,跑去前廳和錦書姨商量,能不能換個人替我值夜。結果被錦書姨訓了一頓。回來之后,她哀怨萬分地瞪了我好幾眼。我看不見,但我知道她肯定瞪過了。 
        我沒有同她計較。 
        因為我死去的娘親曾經教導過我,要以德報怨。 
        這是娘親留下的為數不多的幾句遺言之一,是以,我一直牢牢記在心里。 
        府里的老人們說,我娘親是個溫婉賢淑的女子,并且頗有才氣。 
        早些年前,我阿爹和錦書姨一直希望將我培養得像娘親一樣溫柔婉約,才氣縱橫。然而,我努力了許久,始終也沒能想明白,一個溫柔婉約才氣縱橫的瞎子,和一個不那么溫柔婉約也不那么才氣縱橫的瞎子,到底有什么區別。 
        佛經上說,我這樣的想法是為“癡”。 
        當我用了好些年,終于學會讓自己不去“癡”的時候,阿爹下朝回來,興沖沖收走了我的琴譜棋譜以及其它林林總總。 
       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,頭天晚上,我奏了一曲《高山》,太極殿那個方向,有人以《流水》和了半宿。 

        府里的宴席定在酉時三刻。 
        酉時剛過,我喚過墨墨替我洗漱完畢,在窗前略坐了會兒,便就睡去。 
        墨墨一邊替我寬衣一邊提醒我道:“小姐,此時天色還尚早。” 
        我說:“沒有關系,反正我也看不見天色。” 
        一不小心,似乎將話說得忒尖銳了。 
        可墨墨沒有再作聲。 
        我尋思了一番,若果我再說些什么,不定就成了此地無銀了。 
        銀子我有許多,不缺那三百兩。 
        于是,我閉眼默默躺在床上。 
        流云閣里一片寂靜,靜得只聽見窗外的一絲風響,和我自己的呼吸。 
        但我總覺著有些絲竹,還有觥籌交錯,綿綿淌進我耳朵里。 
        胸腔里莫名便有些堵。 
        我想,這應該叫做難過。


        (5)

        我曾經也有過一段愛笑愛鬧,愛做些少女緋夢的青蔥日子。 
        如今,我雖依然是個少女,但是青蔥卻棄我而去,且一去不復返了。 
        我自記事起,便獨個兒生活在一片黑暗之中。天長日久的,習慣了也就并不覺得有什么特別難過之處。應當說,我阿爹的才女教育進行得頗不錯,他請了個西席教我習字作詩,還吩咐墨墨有事兒沒事兒揀些話本子念給我聽,勢必要令我有一絲文氣由內而生。 
        然則,文氣是生出來了,卻也勾動了我一腔綺思。 
        那一天,我央著墨墨偷偷領我出府。 
        我只是想領受一下,囚禁了我十五年之久的相府外面,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世界,是否真如話本子里所形容的,三千紅塵,繁華如斯。 
        為切合主題,更為了重點突出“偷偷”二字,我特意著了男裝。卻不知除我之外,世人的眼睛均亮堂得很。  

        京城里有一間最大的瓦肆,喚作“三品樓”。 
        所謂三品,一品美酒,二品紅顏,三品文采。可想而知,只此“三品”一經問市,何愁不引得各色才子佳人紛至沓來。 
        我來得趕巧,這一日正值三品樓里一月一度設擂擺臺,品評各色紅顏與佳作的日子。 
        墨墨逛了一圈回來之后說給我聽,此次擂臺的評委不是別人,正是《華朝之音》上鼎鼎有名的公子羅玨與公子子期。 
        我頗興奮,側耳聽著包間外頭絲竹裊裊,低吟與淺唱交相輝映,覺得今天果然沒有來錯。 
        墨墨嘮叨一陣之后復又離去。 
        我捧著杯子,小口小口啜飲杯中之物。 
        店小二說這是玉液春,本樓專供,非王侯貴族不飲。 
        我點點頭,笑了,這小二的意思是說我看著便像王侯。 
        一高興,便喝過了頭。 

        后來。 
        再后來。 
        真真是悔從中來。 
        如果可能的話,我寧愿我從沒出過府,這一世都囚在府里做一只安安靜靜的井中蛙,籠中雀。 
        我不過踉蹌著起身,去尋個方便,拐角的片刻,幾道異常動聽的嗓音破空而來。 
        一說,“如子期兄這般人物,偏早早地定了親,惜哉惜哉。” 
        一說,“兄甚痛矣,弟此生只能與一病歪歪的瞎美人相擁而過,婉兮痛兮。” 
        跟著,便有一道甚為熟悉的嗓音撲面而來:“不過家中表妹,自小指腹為婚,有她,方能穩住家中老父。至于紅顏美人嘛,那還不是要多少有多,一個瞎眼姑娘又能礙得了我什么!” 
        我狠狠踉蹌幾下。 
        恰這時,幾聲戲謔凌空響起:“好標致的小美人啊,陪爺玩玩可好?” 
        我想笑,原來話本子里總算有幾處情節沒有說錯。 
        我急退幾步,似乎撞翻了什么人。 
        緊跟著,戲謔聲漸漸消了下去。 
        我勉強扯出一抹笑來,對著那個被我撞翻的救命恩人說:“看在我是個瞎子的份上,別同我計較可好?” 

        那一天,我第一次醉酒,第一次觸摸到了繁華,第一次放聲大哭。 
        誰能想得到呢,普天公認最聰慧的公子子期,竟是堂堂華朝太子殿下。 
        太子殿下也罷,偏偏,他是我表哥,是我未來夫婿,是除我阿爹之外,唯一對我最好的人。 
        你看過瞎子的眼淚嗎? 
        我告訴你,其實和旁人也沒甚不同之處。 

        當然,這一天還有許多個第一次。 
        譬如,卿夜第一次出現,第一次陪我說話。  
        我蒙著被子哭得天昏地暗的時候,一陣風動,他來了。  
        于是,我停止了哭泣。


[ 此帖被掌上微塵在2010-10-31 09:27重新編輯 ]
清空我的評分動態本帖最近評分記錄: 共2條評分記錄
underway 威望 +2 2010-10-30 感謝分享,加分鼓勵
underway 橘果 +88 2010-10-30 感謝分享,加分鼓勵
隱藏評分記錄
級別: 安琪兒
UID: 298043
精華: 0
發帖: 13
橘果: 0 顆
威望: 0 點
光輝成就: 0 分
在線時間: 2(時)
注冊時間: 2009-10-19
最后登錄: 2011-02-05
17  發表于: 2010-10-30  
很好看,可惜只有5章,漫長的等待啊
掌上微塵 離線
級別: 橘園作者

UID: 233466
精華: 0
發帖: 473
橘果: 22646 顆
威望: 2153 點
光輝成就: 2 分
在線時間: 1007(時)
注冊時間: 2009-07-16
最后登錄: 2019-10-18
18  發表于: 2010-10-30  
        (6) 

        夜,漸深。 
        流云閣里依然一片寂靜。 
        我慢慢闔上眼瞼,將這些前程煙云默默回想了一遍,淚已盡止,心口微微泛著些疼,我卻已漸漸分辨不清,對于這一天,我究竟是憎惡多一些,還是感嘆多一些。 
        娘親留下的遺言中另有一句:禍兮福兮,孰知其極? 
        一夢醒來,我依然是這座相府里如金絲雀一般嬌養著的千金大小姐,似乎,也沒甚不同之處。 
        亂的,只是心而已。 

        睡得正迷糊之時,外邊響起急火火的叩門聲。墨墨滿含興奮地沖進來告訴我說,外間有人來瞧我。 
        我怔愣一番,忙忙披衣下床,心底著實溢出了幾分歡喜。 
        簡單收拾之后踱出屋來,冷風吹得一個激靈。我這才醒過神來,如此正大光明的行徑,又怎可能會是卿夜。心緒不自覺便冷了下去。 
        來的那個人是公子子期。 
        先前,墨墨念叨的宴客名單上并沒有他的名字,想來今夜他是以太子爺的身份來列席。 
        我輕輕福了一下,叫了聲“太子哥哥”。 
        子期攙住我,柔聲道:“云妹妹無須多禮。” 
        依然熟悉的語調與溫度,可是曾經熟悉的感情卻不知消散在了何處。 
        子期一邊說著,一邊像往常一樣伸出手來往我額際發頂上撫摸過去。 
        我身子微僵,下意識地便想掙扎,到底還是忍住了。 
        是的,在太子子期面前,我只有一個身份,便是當朝左相之女,凌氏云起。 
        我厭惡,我恐懼,我胸腔里每一寸地方都在叫囂著“去,去,去,去”,可是到最后,我所能做的,依然只是溫婉笑笑,從善之至。 

        墨墨轉身退去,輕叩上房門。 
        子期扶我到榻上坐下,依例表達了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對我的關懷之意。還送了我一串手珠,不外珍珠琉璃瑪瑙之類。 
        他很是喜歡這些光滑圓潤,且貴氣逼人的東西。從前,我看在他喜歡的份上,一并也就喜歡了。現在,大抵也就能落個壓箱底的命。 
        我發現人有時候真是很奇怪,愛屋時能及烏,恨屋時便連屋頂上所有不相干的禽鳥,一并也要恨個透頂才好。 
        略坐了一會兒之后,之期便就告辭離去。 
        墨墨望著他離去的背影,久久回不了神。 
        我約莫想了一下,假若我能看得到的話,定能發現她此時的眼神明晃晃的,像把屋內所有燭臺上的火星子都粹到了眼睛里。 
        墨墨喃喃低語:“怪道小姐日日魂不守舍,太子殿下這般文采風流,俊朗不凡,真真是百看不厭呢!” 
        我無奈笑笑,很有些厭煩,卻不知該當說些什么。 
        轉而,似又想起了什么,掩唇低笑了一陣。 
        這樣的誤會呵,有時還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。 

        又過去許久。 
        前廳的宴席大約已經散了。 
        窗外邊忽傳來一陣異樣的響動。 
        我趕忙凝神細聽了一會兒,結果,又漸漸歸于平靜。

        (微塵換新工作了,很忙。。。上網時間少了,碼字時間更少了,新近更的或許有些粗糙,請將就哈。。。)


清空我的評分動態本帖最近評分記錄: 共1條評分記錄
underway 橘果 +45 2010-10-30 感謝分享,加分鼓勵
隱藏評分記錄
underway 離線
級別: 神

UID: 19137
精華: 8
發帖: 8919
橘果: 5077 顆
威望: 18540 點
光輝成就: 10 分
群組: 拉風部落
在線時間: 3230(時)
注冊時間: 2007-08-12
最后登錄: 2020-02-05
19  發表于: 2010-10-30  
塵塵好辛苦的說,虎摸下~~~
好好工作,注意休息呀~~
有空再來更文,嘿嘿~~
描述
快速回復

【溫馨提示】請認真回帖,禁止純表情、純數字、純復制等水帖!請勿套用“謝謝樓主”、“抱走”、“完結沒有”等無意義的回復!每個帖內連續回復請勿多于3帖,每個版面連續回復請勿多于10帖!除茶館外其他版面請勿版聊,回帖請與主題相關。
驗證問題:
本論壇的名字是什么? 正確答案:橘園
按"Ctrl+Enter"直接提交
     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12开奖 湖北体彩11选5前三组选 股票推荐 博客 福利彩票中奖规则图 平特肖规律 青海快3电子模板 新疆11选5开奖号码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遗漏查询 福彩河北省排列7 炒股课程学费2万元 北京快中彩追号计划表 上证指数代码 山东快乐扑克3近30期 股票开户流程 广西快乐十分彩乐乐网 河南福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